作文网

  • 小学作文
  • 初中作文
  • 高中作文
  • 四六级作文
  • 考研作文
  • 话题作文
  • 体裁作文
  • 写作素材
  • 单元作文
  • 写景作文
  • 写人作文
  • 首页 >> 作文 >> 初中作文 >> 正文

    初一作文:妲己的最后一滴眼泪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3年4月11日12:54:35

      从小我就知道自己长得丑,但是那个小男孩如此放肆地叫我“丑丫头”,还是让我小小的心中充满了伤心和愤怒。母亲常常叮嘱我:“妲已乖,自己好好在屋里玩,外面有坏人。”我知道,她是怕人们嘲笑我欺负我。但人们总是善良的,而且我的父亲是冀州候,所以大家只是默默地用充满怜悯的目光看着我,于是我也能很快乐地在阳光下玩耍。


      可是今天中午,当我独自在城东的山中摘桑椹的时候,却碰上一个陌生的小男孩,他很霸道地声称所有的桑椹都属于他。我当然不服气。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他长得很漂亮,白白的皮肤,大而有神的眼睛,高挺的鼻子,轮廓分明的嘴,所以其实他是很有资格叫我“丑丫头”的。那一刻,阳光如此灿烂如此耀眼,我的丑陋在阳光下无所遁形,突然间,一股莫明的悲伤与愤怒如潮水般袭来,我忘了估测一下当前的形势,像头小豹子一样冲上前,想要教训教训这个自以为是的男孩子。但是很显然,我不是他的对手,在这个高我一头的男孩面前,我显得如此弱小无力。我的愤怒不断增涨,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朝着他的肩膀狠狠地咬了下去。


      “??!”男孩低呼一声,放开了我。我涨红着脸,气咻咻地充满敌意地看着他。他抚着肩膀上的伤,愤怒地瞪着我。


      我们就这么僵持着。


      过了很长时间,他大概坚持不下去了,耸了耸肩道:“你这个丑丫头,还这么野蛮。懒得理你。”说着他转身向树林深处走去。


      我小小的心中充满了愤怒,向他冲了过去。


      眼看着就要追上他了,突然脚下一空,天眩地转,等我定下神来,我发现自己掉进了一个大大的陷坑,那是猎人们用来捕小动物的,像小兔啊,小鹿啊,她们一掉进陷坑中便成为了猎人的俘虏,完全无力反抗或是逃去。


      可是这次,它没有捕着小动物,却捕着了可怜的小妲已。我徒劳地用手扒着坑沿,想要爬出去。但很快我明白了,那是不可能的。于是我无助地站在坑中,像一只落入陷坑的小东西。


      男孩出现在坑边,幸灾乐祸地看着我,狡黠地笑道:“丫头,你开口求我,我就拉你上来。”


      我把全部的愤怒集中在眼睛里,自以为恶狠狠地瞪了男孩一眼,倔强地闭着嘴不说话。


      小男孩饶有兴趣地看着我,突然笑道:“不如我们做个朋友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有点惊诧,还是不准备给他好脸色看。但我不得不承认,他的笑容好迷人,比秋日的阳光还要灿烂。接着我很诧异地听见了自己的声音:“我叫妲已。”


      漂亮的男孩向我伸出手,手心里是一大把的桑椹,他笑笑道:“小丫头,哦,妲已,不如我们做个朋友吧。”


      我有点晕晕乎乎的,把自己的小手放进了他的手中。


      于是我们就这样握手成了朋友,我像一只小狐狸站在陷坑里,而他则蹲在陷坑的边缘。


      我不记得他怎样把我拉上了陷坑,留在印象里的是他手掌的温度,那双手,带给我无限的完全感。


      不记得后来我们都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但从那天起,我开始喜欢照镜子。我常常把自己关在小房间里,对着菱花镜中模糊的影子呆呆地出神,想象着小男孩那迷人的笑容。于是我开始埋怨父亲和母亲,大姐二姐都生得那么漂亮,为什么独独把我生得这么丑呢。我想象着,如果我长得粉团团的像个漂亮的面娃娃,男孩是不是会用另外一种眼光看我,就像许多年轻男孩子看我大姐二姐时的那种眼光。我喜欢那种粘乎乎的目光。因为每当那时候,大姐二姐就得意地伸长了脖颈,像两只骄傲的天鹅。


      于是,我再也不喜欢跟小兔子、小鸭子和小鸡聊天,也不喜欢爬树掏鸟窝了,连我最最喜欢的风筝也已经孤零零地躺在屋角好久了,积满了灰。我每天都呆呆地对着镜子发愣。母亲笑着说我的妲已长大了。我也不理她,还是呆呆地出神.


      一大早,我就让妈妈梳好羊角辫,独自来到城东的小山。这一个月来,我每天如此,希望能够再次碰上那个漂亮的小男孩??墒谴幽翘煲院?,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呆呆地坐在溪边,看着水中的倒影,我在想,如果我长得和大姐二姐一样的美丽,那么小男孩是不是会早一点来?


      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小妹妹,一个人在这儿玩呢?”


      我回过头,原来是城里的最不受欢迎的乔三。他每天什么事也不干,到处东窜西窜的,人人都讨厌他。自然我也不喜欢他,于是我没理他。


      乔三走近了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苏家四小姐。”


      我极为厌恶地看了一眼他尖耳猴腮的样子,忽然意识到,自己也和他一样,长得很丑。乔三长得丑,所以我不想和他玩,我也长得丑,所以男孩都不愿意和我玩。当我想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我小小的心中充满了绝望。我的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掉。


      我沉浸在难以抑制的悲伤中,完全忽略了乔三的举动和企图。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乔三已经靠近了我并把我抱了起来。于是我大声惊呼,用手捶打着他??墒蔷秃孟笄珧押持?。他一边狞笑一边道:“四小姐,别费劲了,我乔三要借你发一笔小财。”


      我当然不会那么听话,还是拼命地捶打他。他终于不耐烦了,于是把我夹到腋下,一路哼着歌往山里走。一股臭味冲进我的鼻孔,我简直快吐了。我想也没想,就施出了最拿手的一招,一口咬了下去?;档扒侨医辛艘簧?,我摔在了地上。虽然摔得很疼,但我还是敏捷地爬起来,拼命地往前跑。


      乔三骂了一句脏话,随后追来。虽然我觉得自己跑得跟豹子一样快,但事实上,我已经快被追上了。更为糟糕的是,我发现,前面根本没有路了,我走的居然是一条死路。我小小的脸儿发白了,乔三得意地笑着逼上来,道:“四小姐,别跑了,你跑不出我的手心的。”


      我站在悬崖边上,强劲的山风吹起我的头发??醋拍钦胖鸾ケ平某舐牧?,难以驱赶的悲伤和绝望再一次占满我小小的心灵。我摸摸自己的脸,想:“小男孩不会再来了,因为我太丑了,他不会喜欢和我玩的。”我很冷静地看着乔三丑陋的脸孔,我想既然这样,我干嘛还活在世上呢,反正那个漂亮的男孩也不会喜欢我。


      于是,突然的,在乔三的惊叫声中,我跳下了悬崖。听人说死是很恐怖的,可我一点都不觉得。我飞起来了,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看着脚下朵朵白云,觉得自己就像一朵最美的花从枝头飘落,如此的轻盈优美。这是我短短的一生中从未有过的感觉。我忽然后悔了,我不怕死,可我死了,就再也看不到那个漂亮的小男孩了。不知道他会不会想起这个丑丫头?


      我见不到他了,是永远。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的心突然好痛。接着,有庞大的阴影扑面而来,然后我就失去了知觉。


      我在做梦吗?朦胧中,我看见了那张朝思暮想的漂亮的小男孩的脸。意识逐渐回复,我不是死了吗?我记得我被坏蛋乔三逼得从悬崖上跳了下去。梦不会如此真切,我甚至听到他对我低唤:“小姑娘。”如果死亡是这般美妙的话,为什么我不早这么做呢?我真笨。


      小男孩的脸逐渐清晰,他突然欢欣地叫道:“小师妹,她醒了,她真的醒了。”接着,一张清秀的小女孩的脸也出现在我的眼前。这正是我梦想的样子,粉团团的,像用面粉捏成,一双灵秀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小小的嘴像一棵小樱桃。她笑笑对小男孩说:“师兄,她真的醒了。”两个酒窝忽隐忽现。


      我小小的心中充满了一股莫明的委屈和嫉妒,因为我看见我的小男孩在对她笑,笑得那么甜。


      面粉娃娃走向我,甜甜地笑道:“小姐姐,你醒了?喝点粥吧。”说着,她把手中的盘子放在了床边的矮几上。


      我把头转向一边,眼中没来由地蓄满了泪水。


      小男孩告诉我,他的师父在河边钓鱼时发现了我。当时我已经昏迷不醒,浑身上下鲜血淋漓,想是下坠时被树枝划伤的。


      “幸好你碰上了我师父,要不然,就没得救了,就算留下了性命,也无法治好全身的伤。”他得意地说。


      以后的一段日子简直就像活在地狱中,全身上下裹着纱布,几乎不能运动,最痛苦的莫过于天天看着小男孩和他那个漂亮的小师妹一起有说有笑。


      直到半年之后的一天早晨,须发皆白的姜师父才给我解开了纱布。我跳进巨大的澡盆里,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换上姜师父专门给我准备的水蓝色的纱裙,我开始觉得阳光如此明媚,压抑许久的野性开始蠢蠢欲动。


      太阳已经升得老高老高了,我知道小男孩一定在溪边玩耍,于是我像一只蝴蝶一样飞向水边。


      果然,小男孩正在河边专心致至地钓鱼。接着,我的心一沉,漂亮的小师妹正拿着小锄头在不远处挖蚯蚓做鱼铒。我想着自己的丑,他会愿意和我玩吗?


      我一时间呆住了。


      这时,小男孩无意间回头发现了我,他竟也呆住了。


      是我太丑了,我伤心地想。


      他突然放下鱼杆走向我,我的心中像揣了一只小兔子,他会怎么对我呢?骂我?还是再取笑我丑丫头。


      他走到我面前,眼睛里有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光芒,他白皙的脸庞竟有些红晕。过了半晌,他终于开口了:“小姑娘,你是谁”。


      我的心中充满了难过和失望,我想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他竟然假装不认识我,我明白,他是不想理我,因为我太丑了。


      小男孩直直地向我走来,眼中充满了一咱异样的光彩。


      我怯怯地往后退,一直退到水边。小男孩已经走到我身边了,我避无可避,只好转过了身背对着他。我的眼泪滴到水里,溅起了小小的水花。


      刹那间我呆住了。


      水中映出一个少女的影子,皮肤像白白的牛奶,眼睛像盈盈的湖水,眉毛像嫩嫩的柳树叶,小嘴像鲜艳的桃花瓣。我以为小师妹已经很美了,但她比小师妹要美上一百倍。我目瞪口呆地回过头,想看看这位小美人儿是谁??墒?,我的身后只有目光灼灼的小男孩,并没有其他人,难道?我再俯身一照,少女还在,我浅浅一笑,水中的少女顿时梨涡隐现,光彩照人。


      小男孩的声音响起:“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狂喜的我骄傲地扬起美艳的小脸道:“我是妲已。“


      “你是……你是……妲已!“小男孩的惊讶程度不亚于我,他突然间满脸喜色,“看来师傅的手术成功了。”


      于是我明白了,是姜师父,他不仅治好了我的伤,还改变了我的容貌。


      小男孩告诉我,他叫姬发,从小无父无母,是个孤儿,是姜师父收留了他,把他养大。


      这天晚上,当我回家的时候父亲母亲的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最后我不得不承认,八年前的那一起老鼠事件,他们被子里的老鼠是我放的,他们才相信我就是妲已。


      从此,我天天跑到山中和姬发他们一起玩,我们在一起采桑椹,放风筝,捉小兔子。姜师父很慈祥,总是笑咪咪地看着我们三个玩。


      日子在快乐中飞一般地逝去,我已经长成了一个沉鱼落雁的青春少女,姬发也已经成了一个高大的少年,更增添了几分男子气,我越来越迷恋他,我们的感情也越来越深??晌彝蛲蛎挥邢氲?,离别到来了。


      那是一个残阳如血的黄昏。破例没有小师妹,姬发带着我来到小河边。我依偎在他宽阔地胸膛上,静静地看着天边绚烂的晚霞,偶尔一只迟归的鸟鸦飞过,天地一片光辉寂静。


      沉默了良久之后,姬发开口了:“妲已,我要走了。”


      “走?”我一时没明白过来。


      “姜师傅要带我们移居去渭水畔,顺便为我找寻亲生父母。我们明天就要走了。”


      我呆住了,从未想过的离别在这一时刻如此迅速地来临了,我顿时手足无措。


      “我跟你们走。”我本能地嚷道,我没多想,我只知道我不能离开姬发。


      姬发笑了:“傻丫头,你走了,你的父母还不急死。妲已乖,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找你的。因为,我也舍不得你啊。“他强壮的手抚摸着我雪白的脸庞,抚过我秋水般的眼,花瓣般的唇,雪白修长的脖颈,滑到我青春的胸脯上。随即,他的吻落在我的黑发上。


      我的心中充满了别离的伤感和柔柔的情愫,低吟一声,扑进了他的怀抱。


      太阳下山了,月亮升起来了,清凉的光辉洒在草地上,洒在我青春美丽的胴体上。姬发拿出一件东西,深情地道:“妲已,这块玉在师父捡到我时就在我身上,上面刻着我的名字。它陪了我十五年了,现在我把它送给你。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娶你。我会带来最美丽的大红花轿和最美丽的凤冠霞帔,到时候,你一定是世界上是美丽的新娘,”


      我伸手接过来,那是一只雪白的玉狐狸,栩栩如生,俏皮而美丽,在月光中泛起蓝莹莹的光泽。上面刻着两个篆字“姬发”。


      我把玉狐狸捧在胸口,重重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清晨,尽管我很早就匆匆来到山中,可是,姜师父他们居住的竹院已经人去屋空,我看着空空的屋子,紧握手中的玉狐狸,只觉一片迷茫。


      他,真的走了。


      但我知道,他会回来的,他答应过我,一定会回来娶我的。我相信,他会带来最美丽的大红花轿和最美丽的凤冠霞帔,到时候,我一定是世界上是美丽的新娘。


      此后的日子,我一直守着他的诺言,苦苦地等候。


      秋天过去了,冬天过去了,春天过去了。我整日坐在窗前,看着窗前的桃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


      桃花开过三次之后,我终于要离开那间种满桃花小院了。


      姬发没有来,祸事却来了。


      那天黄昏,也是残阳如血,母亲急匆匆地跑进来,一言不发地抱着我痛哭。我很惊讶。后来母亲告诉我,纣王听*臣费仲说起我的美丽,要让我进宫做妃子。


      这个消息不啻五雷轰顶,我刹时就傻了。母亲哭着对我说:“你爹不同意,一怒之下,写下反诗反商,想来纣王必不肯善罢干休,定会降罪,是以你父亲正调兵遣将,准备拒敌。”


      我稍稍清醒,得知爹爹并未答应将我献于纣王,心中稍安。母亲仍是愁道:“纣王人多将广,小小一个冀州,怕是……唉!”


      次日,纣王派出北伯侯崇侯虎攻打冀州,父亲及哥哥苏全忠率众奋起抗敌,整整三天,哥哥被擒,冀州城岌岌可危。


      父亲眼见大势已去,便欲令我一死,以免城破受辱。


      我拿着父亲扔下的寒光闪闪的宝剑,心中竟没有一丝畏惧,我想,既然再也见不到我的姬发哥哥,与其受辱于纣王,不若一死以全名节。我抚着挂在胸前的玉狐狸,心中暗道:“姬发哥哥,来生再见。”横剑便欲自刎。


      父亲不忍地转过了头。


      这时,突然家丁大声道:“西伯候姬昌求见候爷。”


      我一怔,姬昌?他也姓姬,他跟姬发哥哥有什么关系吗?也许他知道姬发哥哥的下落。


      西伯候姬昌是个白皙的中年男人,很奇怪,我觉得他有点面熟。他对父亲道:“纣王不仁,天下之人欲反者甚众。但殷商百年基业,不易动摇。我等须等候机会。今若你将女儿进献纣王,他必为了女色荒废朝政,使我等有机可乘。再者,就眼下而言,也可保得全家平安,避免生灵涂炭啊。”


      父亲低头沉思半晌,似作了什么重大决定,对西伯候道:“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是苏护无知,苏护将携女儿朝商,以谢前罪。”


      躲在帐子后面的我大惊之下失声道:“不,我不去。”


      父亲掀开帐子,我愤怒地瞪着姬昌。


      我坚决地对父亲说:“我不去,如若相逼,女儿只有一死。”说着,我下意识地抚了抚胸前的玉狐狸。


      姬昌突然脸色大变,指着玉狐狸道:“这,这是哪儿来的?”


      我骄傲地说:“这是我的姬发哥哥给我的,他答应我会回来娶我的,我死也不去朝歌。”


      父亲显然想说什么,但被姬昌抢先了,他着急地冲到我面前,抓到我的手臂:“姬发!他在哪儿?”


      我奇怪地看着他,充满敌意地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姬昌叹了口气道:“他正是我失散多年的儿子。”


      大惊之余我恍然大悟,难怪我会觉得他有点眼熟,原来他是姬发哥哥的父亲。


      父亲疑惑地看着我和姬昌,不明白我们在说什么。


      姬昌道:“十八年前,姬发只有两岁,我太喜欢他,于是出巡也带着他。结果他在渭水河畔走丢了。后来我派了很多人四处寻找,却没有下落。想不到……这玉狐狸是我特意请天下第一玉匠为姬发所造,天下间并无第二块这样的玉佩,所以我能认得它。”


      我怔怔地看着姬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第二天,姬昌派出人上渭水畔找寻姬发。我的心里十分矛盾,不欲与纣王为妃,但是姬昌说得对,如果我就此一死,冀州百姓便会遭殃,我的父母也会有杀身之祸。更重要的是,我舍不得多年不见的姬发哥哥。


      姬昌看出了我的心事,答应我,让我先随父亲上朝歌,一旦他找到姬发,便立刻让姬发前来见我。


      于是,最终,我坐上了马车,离开了相伴多年的开满桃花的小院,踏上漫漫长途,向着那个暴虐的纣王前行。


      每天深夜,我独自抱着膝坐在窗前,朦胧的泪眼中,玉狐狸幽幽地泛着蓝莹莹的光泽。


      “姬发哥哥!”无边的黑暗和死寂中,我听见自己的声音。


      明天,明天便要到朝歌了。姬发哥哥,你在哪?你在哪?


      我朦胧睡去,泪痕残留在花瓣一般的脸上。


      “妲已,妲已!”有人温柔地唤我。我睁开眼,昏暗的烛光中,赫然是一张似曾相识的英俊面孔。


      “姬发哥哥!”我欣喜若狂。


      再一次被姬发哥哥拥入怀中,我幸福得浑身颤栗。我死死地搂住他强壮的腰身,恨不能把自己嵌入他的身体。如此熟悉的气息,他的吻再一次地落到我的黑发上,遍布我的身体。


      “妲已,好想你!”他在我耳边低语。


      “我不要去朝歌,你带我走吧。”我抚着他健壮的身体。


      他一颤,我感觉到了,我抬起双目,凝神着他的眼睛。


      还是那双眼睛,但似乎有陌生的东西在里面。


      “妲已,你听我说,只有**暴纣,我们才能永永远远地在一起。如果我们现在逃走,纣王会追杀我们一生的。”他款款地告诉我。


      我怔怔地看着他,没有开口。


      “妲已,我很想和你一起隐居山林,过神仙眷侣的生活。不过……我父亲已经暗中筹备了好长时间,准备一举**纣王。但如今时候未到,如果举起义旗,恐怕胜算不大。”他皱着眉头。

    (责任编辑:shurenadmin)

    2页,当前第1页  第一页  前一页  下一页

    编辑推荐

    北京pk10开奖记录